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思考的木头

 
 
 

日志

 
 

警惕“仇贫”  

2006-11-29 19:3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天下班在电梯里碰到两个时尚中年女人,不经意间听到她们关于“枪支管理”的对话,大意如下:一个说,“中国严格的枪支管理制度真好,让人觉得安全,要不城里那么多农民工,要是有枪怎么办?”,另一个补充道,“对啊,还有几亿农民呢!”

出了电梯以后我一直就想,她们凭什么就断定枪支一旦失控,城市里的农民工或乡村里的农民是最大的危险份子?这是不是另一种社会心理——仇贫。

最近几年,“仇富”这个词一直很流行,曾引起过社会舆论的广泛讨论。在一片对“原罪”的讨伐声中,富人们开始变得不安,既而变得低调,变成了一个众多学者为之呼吁要对其增加保护的弱势群体。

这样的社会心理有着很复杂的原因,在我们所受的政治经济学教育中,资本不是一个天使。“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也许就是“原罪论”的理论渊源。

在历史沿袭中,我们有过工商业的改造,割过资本主义的尾巴。但在历史的不断演进中,我们今天谈论更多的是“资本意志”。在这样的转型中,很多人感觉到了不适应,而“仇富”则是这种“不适应症”的伴随症状。

富人和穷人是一对矛盾,最近华远地产的任志强和潘石屹就在有关“富人区”和“穷人区”的划分问题上互相拍板砖并引起广泛讨论。其实这个问题在早期的政策指导上就有所体现,譬如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背后就有“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的说法。但是在经济的发展过程中,没有人知道这种“贫富差距”到底有多大的张力。

在经济学中,基尼系数是衡量收入差距是否影响经济健康发展的重要指标,在改革开放前,我国的基尼系数为0.16,2002年我国的基尼系数达到了0.454,2003年为0.458,2004年超过了0.465,而中国目前的基尼系数是0.47。如果按照国际公认警戒线为0.4的说法,这四年来一路攀升的基尼系数已经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这一信号给现实的一个提示就是“仇富”,这是一个已经暴露出来的问题。然而,任何问题都有它的两面性,如果我们的政策和舆论过多地考虑已经显现出来的“仇富”,而忽略暗藏在社会心理中的“仇贫”情绪,我认为其社会负面影响力不会亚于“仇富”。

在我们今天的社会结构中,商业被放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大大小小的富豪排行榜,形形色色的财富故事,这一切都在渲染财富的力量,同时也是我们国家社会性商业教育的必经之路。但这样的做法也使得富人犹如站在了一个高高的舞台上,他们的表演一旦失败,就很容易引起工薪阶层的非议。

相比之下,“仇贫”是隐藏的,穷人属于“非公众人物”,很难引起关注。在“马家爵杀人事件”之后,我曾隐约感觉到了这种情绪。“马家爵事件”发生以后,舆论讨论最多的便是“犯罪心理学”,而在对马家爵心理的探究中,其贫困的家庭经济状况被定性为犯罪心理的最直接原因。在这样的影响下,大学里的贫困生要如何小心翼翼地收藏自己的“自卑”?贫穷、自卑、扭曲、变态、杀人,很可怕的暗示!

 前些时日跟一做传媒的朋友聊天,记得他有这么一个归纳:那些被查出来的贪污受贿官员,如果仔细查一下他们的背景,他们大多都是穷苦出身,估计是穷怕了!

 最近看一财经报道,标题如下:“国洪起、陈久霖、张恩照:贫民出身今朝受审”。在文章中,国洪起被强调成一位“职业类别为不便分类的其他劳动者”;中航油新加坡公司陈久霖“出身贫农,兄弟姐妹多,家境困难”;原建行一把手张恩照“一家人只能凭张父的微薄收入度日,生活艰苦”。


可见对贫穷的偏见是一种可怕的社会心理。这就是贫穷的烙印,即便你曾经风光无限,贫穷早已为今后的“落马”准备了标准式的答案。所以我们在批判“仇富”的时候,千万别忘了警惕“仇贫”。

 

  评论这张
 
阅读(13316)|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