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思考的木头

 
 
 

日志

 
 

语文的胜利还是观点的胜利?  

2006-12-03 20:3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字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有时候你完全不用改变自己的观点,只要你善于驾驭文字,换一种说法,或者举一个恰当的例子,原先的反对者就会变成支持者。

经济学家张维迎就具备这样的能力。譬如,今年春节过后一篇名为《理性思考中国改革》的文章就赢得了不少反对者的喝彩。而在此之前,张维迎更多地是处于“被拷问”状态。

 “对一个民族来说,大众情绪是一种血性,有它的价值,但仅有情绪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学会理性思考,因为仅靠情绪发泄不能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在张维迎的开篇之词中,同样存在原先就遭受讨伐的“精英思维”和“主流意识”,但他并没有完全排斥“大众情绪”。

相比之下,经济学家刘吉的文字驾驭就逊色许多,在一篇题为《科学地对待经济学家》的文章中,一句“严格科学地调查经济学家公信力的公众对象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的”。让刘吉陷入了被民众围攻的境地。

仔细分析张维迎、刘吉对大众评论经济学的态度,其实并无太大的差异,都是在维护一种主流话语权,然而刘吉的“阿猫阿狗” 与张维迎的“大众情绪是一种血性”则相去甚远。张维迎得到了支持和谅解,而刘吉得到更多的是板砖。

台湾女作家龙应台也是一个“精英文化”的崇拜者,在她看来,最贴近大众的文化一定是最平庸的文化品位。龙应台甚至认为严复翻译的《论自由》中对自由的解释是有所遗漏的,应该在“一不为古人所欺,二不为权势所屈”之后加上一条:“三不为群众所惑”。

说实话,龙应台的精英思维是很伤“群众”感情的。但是,龙应台是一位作家,她完全有信心用文字来让读者信服。在龙应台所描绘的18世纪魏玛公国中,正是因为宫廷对歌德、维兰德,席勒的重视,才导致了魏玛的文化繁荣。“魏玛要以公民投票来决定是否聘请歌德和席勒,投票的结果会是什么呢?”

在这里用这么多铺垫来罗列张维迎、刘吉以及龙应台,其实主要是想讲两点感受。首先讲点虚的,那就是学者语言艺术。鉴于我所从事的传媒行业习惯,什么事情都考究观察角度和立意包装,所以也奉劝学者们在不违背良心和学术观点的前提下,考究一下语言艺术,以减少和避免中国经济学界动辄吵架骂街,媒体起哄,业内隔三差五“经济学家人口普查”的局面,搞得学术界看似热闹,其实跟村妇之间吵架没什么区别。再者,如果知名的学者输在语文不及格上也是件很不划算的事。

我要阐述的第二个观点是,上述学者思维意识中的精英文化倾向也许是有它的道理的。譬如,如果按照龙应台对魏玛文学的假设类推,我们的经济学家如果以公民投票来选举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相信其选举结果很有可能是2005年超级女生年度总冠军李宇春,就连一向在民众中呼声很高的郎咸平估计都会被PK掉。

因此,在我看来,民主更多的是一个政治层面的东西,在这个政治家们精心设计的“以多欺少”的游戏规则里,很多先天性因素是不太适合在学术界、经济界推广的。再比如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管理学院王一江教授就曾以回归前的香港、韩国以及台湾为例,指出“民主并不是经济发展的必要前提”。

同理,民主在学术界也应该慎用,试想如果有一天我们对经济学家的评论从互联网扩大到广大乡村,到那时学者们恐怕又得戴上“臭老九”的帽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7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