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思考的木头

 
 
 

日志

 
 

评论:百年企业听上去很美  

2007-04-04 13:38: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家世界的调查文章3月23日就要定稿,然而22日华润股份全盘收购家世界连锁超市的消息让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家世界,至少,我们所审视的主题应该由原先的“杜厦为什么要卖掉家世界家居”更改为“杜厦为什么要卖掉家世界”。

  从时下热门的《物权法》精神来看,这是一个显得多余的命题,因为不管是卖掉家世界家居,还是全部卖掉家世界,这都是企业所有者杜厦的权力,而这样的权力神圣不可侵犯。这就像永乐卖给了国美,五星卖给了百思卖,苏泊尔卖给了法国SEB,东盛“白加黑”卖给了拜耳,顺驰卖给了香港路劲,统一润滑油卖给英国壳牌,德力西卖给了施耐德……尽管上述部分“卖家”并没有如杜厦这般卖得彻底,但至少他们失去了对企业的完全控制权。

  企业卖与不卖,这本不是一个问题,但卖的人多了,问一个“为什么”自然也就显得合理多了,特别是当本土企业卖给外资企业时。

  人们普遍有这样的疑问,至少来源于以下三个认识:

  第一,在中国的企业界,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将企业家泾渭分明地分成两类,一类是做实业的企业家,而另一类是玩资本的。而且在这一分类的背后几乎达成了一种共识——玩资本的靠不住,迟早要出事。这也使得中国的企业家都喜欢标榜自己是实业家,而讳莫如深地谈论“资本家”。记得在做家世界的采访时,王月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杜厦一开始就是在做资本,从建立的那一天开始就是为了卖,从来没打算自己做。”对此,王月后来很严肃地说,这句话在文章上怎样表达要仔细斟酌。显然,做资本是一件不愿公开表述的事情。

  第二,在中国的商业教育里,“基业长青”被过分渲染,如果一个企业家没有“做百年老店”的理想,那是绝对入不了主流的,在我所接触过的民营企业家当中,有企业百岁愿望的应该是100%,至少他们是这样坚决表态的。在这样的商业文化中,卖掉企业简直是“大逆不道”,一个家族的光荣与梦想会毁在一笔盈利的交易上。

  第三,卖企业可以,但千万别卖给外资。譬如,家世界家居卖给美国家得宝,我们就有对整个中国零售业的担忧,苏泊尔与法国人的交易更是震惊全国,胡成中的德力西携法国施耐德之手,舆论硬以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来做比喻,罪莫大焉。而永乐卖给国美时,我们最多考虑一下垄断和行业竞争格局,毕竟肉烂在了锅里。

  其实这些都应该不是问题,合法地玩资本是高智商游戏,只要别玩砸了连累银行和投资者,别践踏正常的经济秩序,这样的资本玩得好也会有喝彩;基业长青不是件坏事,但要维持“长青”太需要非凡的本事,在价值最大化的前提下及时地处理资产总比将来估算“残值”理性,事实上卖掉公司比百年坚持更需要勇气;至于本土企业卖给跨国公司,这原本就符合WTO环境下的商业规则,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路径很多,卖给有实力的跨国公司也许就是其中一条道路,公司需要不断地演进和传承,我们要有勇气做伟大公司发展进程中的一个环节,这也许就是“一滴水永不干涸”与“放进大海”的逻辑关系。

  当企业家大肆卖掉自己公司的时候,也正是需要我们检讨的时候,其中企业家要反省自己的运营得失,而社会环境则要检讨自己的政策得失。百年企业,听上去毕竟还是很美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8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