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思考的木头

 
 
 

日志

 
 

危机“门”后的故事  

2010-12-07 11:39: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危机“门”后的故事 - 思考的木头 - 我的博客

 

    《门后》自序
  我先把话撂在这里。等你读完这部小说之后,难免会有这样的感觉:故事情节是不是太夸张了?是不是离现实中的商业世界太远了?
  一点都不远!商业世界里的想象力丝毫不比诗歌或绘画逊色,他们在魔术般地无中生有,在煞有介事地胡思乱想,在正儿八经地演绎荒诞。
  现实从来就不是一位身着燕尾服的绅士,正襟危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像个傻瓜一样。现实是一名小丑,轻松地看它时,你会捧腹大笑;严肃地看它时,你会感觉到心酸,甚至觉得那个极力讨好观众的小丑就是自己。
  记得张贤亮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说过这么一句话:现实比小说精彩离奇得多,现在最好看的不是小说,是新闻!
  我很赞成这句话。我始终相信即便是再优秀的作家也虚构不出一个“艳照门”来,也刻画不出像“范跑跑”那样鲜活的人物,更别说挑战主流权威的韩寒,口无遮掩的宋祖德。他们每天都在制造真实的新闻,精彩绝伦!
  我曾经是一名财经记者,工作就是记录我所观察到的真实商业世界,那段经历确实要比小说精彩离奇得多。后来我厌倦了。有一天我突然对文字产生了抗拒,于是毅然决定离开传媒圈。离开之后,我开始尝试着做一名商业实践者,每天努力地构架着自己的商业计划,严肃而又认真地异想天开,我跌进了这个光怪陆离的商业世界。
  很客观地说,你正捧在手上的这本小说是一个意外,它毕竟是我与文字决裂后才出现的,有点像一次避孕失败的产物。
  这不是我出尔反尔,而是我很难受。大量亲身经历或听来的素材堆积在我的脑海里,我都能感觉到它们在我的脑子里上蹿下跳。它们在寻找发泄的出口,我必须对此作出处理,否则这样的故事越积越多,烂在肚子里也很是可惜。我终于理解那些为自己写传记的人了,他们一定是憋坏了!
  这个写作的念头让我很是吃惊,这意味着我每天都得发神经似的敲打键盘。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从没写过这玩意儿,心里很是忐忑。
  管它呢!反正我得找到一种合适的表达方式来清空我的脑内存。
  跟很多小说故事一样,这个故事也是虚构的。我需要一条线来串起散落的珠子,然后让很多的人和事依附在上面。我并不是讲故事的高手,但我自信那些附着在故事里的人和事还算有趣。
  你也许认识他们,或者他们就生活在你身边,如果你离这个有趣的商业世界不算远的话。但他们绝不是现实中具体的某个人,我自以为是地肢解了他们的四肢,还有五官和性格,然后重新加工拼凑,便有了小说里的这些人物。很多时候,我们都会遭遇到奇妙的低概率事件,如果你惊讶地发现书中的某个人物正好就是现实中的张三或李四,天衣无缝地对号入了座,那麻烦你通知我一声,因为这可能算是我的成功,我会因此而感到满足。毕竟我写的不是孙悟空。
  这是一个关于“公关”的故事,它的整个故事脉络围绕一家小公关公司展开,只不过我所描写的公关跟传统意义上的公关还存在一些差异。记得学者吴思在他的《血酬定律》中曾对“合法伤害权”下过这样的定义:造就潜规则的力量,是一种低成本伤害能力,在官吏手里就是合法伤害权。
  其实这种叫做“合法伤害权”的武器不仅是握在公权力的手中,企业也具备这样的能力。如果运用得当,它们完全可以在谈笑间合法地伤害自己的竞争对手,不留痕迹。
  所以我所要讲述的公关,它不仅是一种被动消极的防御性工具,更是一种进攻对手的武器。我们现在的企业无不例外地在使用公关工具,从媒体的选择、采访、撰稿、投放到效果评估,都已经形成了一套完善的方法论。很多大型集团公司每月在媒体上制造发布的新闻就高达五六十万字,在一些竞争激烈的行业,一家企业每周就能发布上千篇新闻稿。而这些规模宏大的公关新闻里就隐藏着一些合法伤害对手的“利器”。
  对于闹得沸沸扬扬的“丰田汽车召回门”事件,学者郎咸平认为其背后就是美国的福特汽车在捣鬼。从郎咸平所列举的证据来看,这绝不是无中生有的猜测,它极有可能就是福特有预谋的公关进攻。这是一起精心策划的攻击事件,其结果就是福特合法地伤害了它的对手丰田,成为本次事件的最大获益者。
  这种进攻性的公关不仅发生在商业领域,在娱乐圈也是如此。各个明星背后的经纪人团队通过互放消息打压竞争对手,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在有着“国际巨星”称号的章子怡所遭遇的“诈捐门”中,也不难看到“操刀手”的痕迹。试想,广大网民怎么会这样乐此不疲地长时间发难呢?从事件所持续的时间来看,它不太符合自然传播的规律,它的背后一定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着,有节奏地进行着合法伤害。
  利用公关作为进攻对手的武器,这是一门学问,需要细细地拿捏,否则就不能称之为“合法伤害”。丰田车被召回,是因为它确实存在质量问题。那份长达75页的起诉书是在2009年的7月24日提交到美国加利福尼亚中部地方法院的,而提交诉状的正是一位在2007年离开丰田的律师。他曾为丰田立下汗马功劳,打赢了一场又一场的大官司,当然,他也完全清楚丰田车的致命弱点是什么。郎咸平把这个叫比勒的律师称为“潜伏者”,因为他最早受雇于福特,2003年才加盟到丰田。
  章子怡所遭受的“诈捐门”也是被人正好打到了七寸。如果章子怡当初在捐款数目上没有留下瑕疵,这种合法伤害是难以实现的,而且稍有不慎还会踩上名誉侵权的地雷。因此,利用公关武器打击对手绝不是简简单单的泼脏水,也不是无休止的口水战,它的整个运作往往是建立在获取精准竞争情报的前提之上,同时还得对新闻侵权这一法律问题进行仔细的权衡考量。
  所以,现实商业世界里很多以“门”命名的各类危机,在危机的背后往往会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着。这是商业战争的升级,也是公关武器的战术升级。当一扇危机的“门”打开之后,“门”后的故事可能更为精彩。
  你可能会跟我探讨“道德”:故事里所使用的手段和方法是不是已经突破了道德底线?对此我早有说明,现实其实比小说故事更加离谱,所有被描述的“门”后的故事也许只是触及到了冰山的一个小角而已。
  这可能跟我以前从事的工作有关。商业世界像一座外表光鲜的大厦,而我可以走进它黑暗的地下室、厕所,甚至下水道。很不幸的是,我偏偏对这些东西记忆深刻。
  但即便是厕所又如何呢?我们都厌恶里面的味道,但我们每天都得往里面跑个三五趟,这就叫无法回避。要是说得再深刻一点,恐怕就得上升到人生哲学的层面了,我们总是在不可避免地与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打着交道,悲观的人难免会因此产生纠结和怀疑。
  我想通过这个故事表达什么呢?这个问题我也问过自己。答案是没有!我只是在用并不娴熟的方式讲故事,让读者看到商业世界的不同侧面,看到一个圈子,一个阶层,或者说一个群体的生存状态。
  也许我就是想为你解解闷,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2010年已经过半,不管这场危机有没有过去,相信我们都已经快要习惯它了。战胜危机并不需要太大的智慧,慢慢习惯了,也就战胜了!
  我们还得继续生活,还得打卡上班,还得攒钱买房,还得阅读。
  生活和工作上的很多事情我可能都帮不上你什么忙,但如果你真的喜欢这本书,我倒可以继续写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95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