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思考的木头

 
 
 

日志

 
 

空灵之境  

2013-05-22 12:4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苏忠诗集《披风》

                                程光炜

 

       几次在公开或私人场合见到诗人苏忠,我一直想找一个感触他诗歌作品世界的方式,我想到最多的是“空灵”这两个字。后来与苏忠聊天,才发觉我的感触不错。他生在福建连江一个信佛的家庭,在虔诚的奶奶身边长大。他虽然并未真正信佛,但是在这种家庭氛围和生活情景里完成成长期的诗人,难免会浸染到这种氛围的某种心灵气质。苏忠的温文尔雅,说话的不疾不徐,观你眼色的从容淡定和不易察觉的友善,都证实了我的预感。诗歌创作是随人走的,就像汽车、房子因人的融入,而具有了主人的某种气味、节奏、爱好一样。诗歌写作好像是一种现代职业,其实它更像中国传统的诗画书法,作者与作品的生死契阔、不离不舍,终究要化成作者生命中的一个部分,诗与诗人的精神气质是血脉相连的。

       读苏忠的诗,首先感觉他在语言上有一种洁癖,不愿多写,也不喜欢多余的字,总倾向把诗写短,句子简省到不能容忍的地步。在《金刚经》里,我们就读不到一句废话,处处玄妙,令人不安。《子民》是想用“一生的努力”,看清“光明的身后”究竟有“多少黑暗”,但它只有50个字,10行诗。按照诗的内容,这应该是一个大题目,因为我们穷尽一生,也弄不明白其中的道理,诗人却不愿意多说,多写。这是什么?我以为他故意在作品周围留下了很多空白,觉得多说也无益,对于那些没有这种想法的读者来说;但对那些心领神会的读者,却是一针见血了,是直接挑破了,那诗里面,原来有一个看不见的深渊。在语言态度上,苏忠的诗多少有点像现代诗人卞之琳,也是一个不愿多写、不愿多说的人,凡事只是点到为止,从不愿意多着笔墨,像名诗《断章》,就那么几句,即让中国读者猜想了几十年,多少人为它写过硕士学位、博士学位论文?比较起来,我相对喜欢《吹剑》,它有一种内敛的剑气,又不肯说出来。“剑”居然还可以“吹”,真让人觉得神了,觉得苏忠这个人不简单。但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他这么写、这么思,我说不出来。对好诗,评者其实不需要多说的,只需提到、点到就行了。

 

                      镇定  风吹矮了远山

                      吹剑

                      在雪中

 

                      雪是剑的前生

                      剑是死去的雪

                      ——《吹剑》

 

它让我想到金庸的《天龙八部》,那是人、神与山川大河的交汇,是一种不宜宣示的契约。它让我想起古代执剑游走四方的春秋战国的侠客。它同时也有今人身上的影子。总之,这是一首希望总结数千年的诗篇。我说不出它的好处来,但我愿意读它,久而久之,似乎自己身上也沾染了某种剑气,把我在世俗生活中沾染的许多坏东西一扫而光,我就立在了雪与剑的世界里了。当然,我也感到苏忠在追求一种纯粹,一种极端,一种危险,在剑气、大雪、诗里诗外,在这些诗的字里行间。

       苏忠是居于寺庙里写作的诗人。或者说,他是一个身在滚滚尘世,心却留在荒山寺庙里的写作者。《拈花》里有这种气质。

                                         

                                             才坐下  就目送

                     鸷鸟从这里起身

 

                     赶往另一处山巅

                     白云之下  万壑之上

 

这是普通人乘坐飞机,在万米之上飞翔的感觉。经常乘坐飞机赶往一个个城市,从事社会活动的作者,一定在万米高空的瞬间,体会到了身在荒山寺庙的主持生命中的神秘的东西。这是万米之上与荒山寺庙的两相相望,是生死契阔,是秘密的交流。自然,这是佛教的本义,内心虔诚向佛,即使在滚滚尘世,也在佛中。而即使天天游逛寺庙,内心无佛,也与佛无缘。生命的辩证法,宗教的辩证法,成为苏忠诗歌的基本结构,成为他观察大千世界的方法。“辑二”中的《凝视》、《画壁》都是这些东西。禅宗,养育了数千年中国人的气质,又通过经书、诗歌、口口相传,深入人心。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体会其中的境界和气息的。我想苏忠的诗歌,是教人安静的艺术作品,是教人心灵有方向感而不至于迷失自己的神圣的语感。是心对你的触摸,是心心相悦的喜悦,假如你真心读他的诗,与他一起在浩渺的天地之间游走、冥想和沉思的话。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个人偏爱“辑十三”中的那些诗篇。它们宽豁,从容,大度,令人顿悟,又让人温暖。它们似乎想从宗教的氛围中走出来,来到一个更能接近我们凡俗生活,在一种空灵境界中,又有一种能令我们充实幸运的东西。例如《鸟的故事》、《请让道或借光》、《乌鸦飞》等等。人生不能狭窄,也正如空灵不能无边无界,狭窄的人生与空灵的世界是一种相遇,也应该做到心心相悦,生死契阔,彼此温暖,生当互助。否则,我们怎么能够果敢、勇毅地走完漫长而坎坷的人生,面对种种坎坎坷坷,怎么把人生的驿站当作万水千山?

 

                     相忘于江湖显然是快乐的

                     不要再说什么相濡以沫

                     子非鱼却也须感知不必站在濠上

                     如同我不是你也不是鱼

                     可你还是来了也看到了

                     万物齐一不过说了了无牵挂

                         ——《子非鱼》

 

       我说我喜欢这种诗歌,是因为我已经活到了软弱的年纪,虽不能说世事洞明,但也已经到了对世事能够体察原谅的地步。苏忠的诗给了我这种满足,这是我想为新诗集说的最后一句话。

           程光炜  著名诗歌评论家,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文艺思潮研究所所长

 空灵之境 - 思考的木头 - 我的博客

 

1、西单图书大厦

http://www.bjbb.com/bookdetail.aspx?pid=4440022

2、中关村图书大厦

http://www.zgcbb.com/detail.aspx?bid=1235098

 

 

  评论这张
 
阅读(123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